本文刊登於:「新世代青年團」(http://youth.ngo.org.tw/)的「青年評論」 2001.12.11


評華勒斯坦資本主義世界體系的危機理論
-華勒斯坦世新演講後感

新世代青年團 麟同

 華勒斯坦以其世界體系理論的基本預設為前提,觀察世界範圍內資本主義運作的現狀,他提出現在資本主義世界體系內有三個「世紀趨勢(secular trends)」構成資本順利積累的三重壓力,這是資本主義世界體系的結構性危機。這三個「世紀趨勢」分別是實質工資水準佔生產成本的百分比不斷的提高;投入生產的原料成本的不斷提高,面臨環境污染的成本內部化的壓力;政府為提高社會福利,而不斷的提高賦稅。這三重壓力構成資本生產成本的不斷提高,於是對於資本家的利潤產生壓力。資本家在面對這三重壓力時有其因應之道,面對工資提高與環境污染的成本內部化所造成壓力,資本家可以透過所謂移轉區位的方法將工廠移至低工資與環境生態未受污染的地區;面對賦稅的不斷提高,資本家會向政府要求縮減社會福利,要求降低賦稅至合理的範圍。這三個「世界趨勢」都由於世界體系內長期的民主化,階級、生態運動、群眾的政治力量的不斷提高,以致於使「世界趨勢」呈現不斷穩定成長的趨勢。

 顯然,華勒斯坦是從流通領域對於資本進行考察,因此只片面的看到工資、生態污染成本與賦稅所造成的對於資本順利積累的三重壓力,缺乏從生產領域分析資本積累的手段,也就誇大了三個世紀趨勢對於資本所造成的壓力。

 當資本家進行任何生產投資時,必然會計算其預付總資本的生產成本C,這生產成本因應各國、各地條件不一而有不同的內容項目與價格,包括工資、機器、原料、稅收、交通運輸…,總之,就是資本進行生產投資所必須計算在內的一切必要支出,而不論這種支出是經濟因素決定或是政治因素決定的。但是,對於資本家而言,之所以進行投資的關鍵其實是”利潤率”的高低,利潤率的公式是m/C(m是剩餘價值,在利潤率的轉化形式下,轉化成”利潤”),也就是依他所投入的資本的大小能夠收到”利潤”的多少,他並不會考慮生產成本的不同的組成部分對於生產剩餘價值起著不同的作用。對資本家而言,當他付出一筆總資本C時,在他眼中,一切的支出都必須為他生出利潤。所以,雖然生產成本的提高的確會造成對於資本利潤的影響,但是,資本繼續投資與否或是轉移他國進行投資的關鍵考量其實是利潤率的高低,而非單純考量生產成本。資本家眼中只有利潤,因此,雖然生產成本高,只要利潤率夠高,他依然會進行投資。馬克思對此進行過批判,資產階級經濟學的理論用生產成本的理論范籌將不變資本c與可變資本v的區別抹剎掉了,從而也將剩餘價值是來自於對工人的剝削的事實給掩蓋起來。

 馬克思關於資本主義積累的一般規律的理論指出,資本有機構成的增加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一般規律,也就是資本的不變資本c與可變資本v的比例會不斷的增加,也就是c/v的比例會不斷的向上提升。資本家在資本擴大再生產的過程中,為了追求生產力的提升,傾向更大量的採用機器來代替工人。這個規律既使在工人實質工資不變的前提下,也是如此。而工人實質工資的提高只會刺激c/v比例的加快提升,讓資本家在再生產的過程中更傾向購買新改良的機器。而且,對於資本家而言,採用”聽話”機器替代工人不單只有提升生產力的好處,還可避免工人罷工對於資本家所造成的威脅。華勒斯坦單從實質工資的提高,就斷言實質工資水準佔生產成本的百分比不斷的提高,明顯的犯了只從流通領域分析資本的錯誤。

 主流經濟學者通常誇大了因工資提高導致資本外移尋找低工資地區的簡單因果推論。華勒斯坦也是如此。如果,這個推論是正確的話,那麼發展中國家應該得到相應的投資,而工資最低的非洲也應當得到最大的投資,但事實卻不然。許多對於先進工業國家近幾十年來對外投資的相關研究早已指出,其實這些先進工業國家的對外投資絕大多數是相對高工資與高稅收的國家,首先是美國,其次是英國、德國、加拿大等,也就是在這些工業大國之間的相互投資,而非低工資地區。華勒斯坦將利潤的高低與工資的高低直接聯繫在一起,認為工資越高則利潤越低,這是從流通領域看利潤的結果。他沒有將工資與勞動生產率聯繫起來,有些國家工資雖然低,但是,勞動生產率也相當低,而有些國家工資雖然高,但是,勞動生產率也高,相對的,為資本家帶來更多的利潤。

 從馬克思的「勞動價值理論」來看,生產率是單位時間內所生產出的商品量,而勞動生產率越高,則總商品量增加,但總體商品的總價值量不變,但於是,單位商品的交換價值量就愈低,也就是勞動價值量愈低,相反的,生產率越高則單位商品的交換價值愈低,也就是價值量愈高。因為商品的實際價值不是它的個別價值,而是它的社會平均價值,就是說,它的實際價值不是以個別生產者生產它所花費的勞動時間來計量,而是用生產它所必需的社會平均勞動時間來計量。所以,不同價值量的同種商品在彼此的競爭機制中會形成一個平均數,這個平均數即是商品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也就是真正的商品的價值。這個平均數影響著商品生產者的利潤,因為每個生產者都希望不斷的提高它的生產力,使其商品能以低於市場的平均價值去進入市場,如此它便能較少價值量的商品去換取較多的價值量的商品,或者是說換取到代表更多價值量的貨幣。譬如,假設生產某種商品的平均社會必要勞動時間為十小時,而某個商品生產者以其較熟練的技術或其它因素所花費的生產時間低於十小時,也就是八小時,那麼這個原本只有八個勞動小時價值量的商品在商品市場上卻是被認為具有十個勞動小時的價值量,因此,這個熟練技術的商品生產者便平白無故的多得了兩個勞動小時的價值量,而這就是馬克思所稱的”超額利潤”或是”超額價值”,超額利潤的追求成為資本家不斷提升生產力的動力,並且不只如此,資本家在其他資本家較高生產力的壓力之下,如果不隨著這些不斷提高的生產力進行調整自己的生產力,那麼他的商品便很容易被市場淘汰。因此,有些國家工資雖然高,但是由於勞動生產率也高,所以相對來說勞動費用並不高;相反的,有些國家工資雖然低,但是由於勞動生產率也低,所以勞動費用並不低。只單從工資高低看資本的國際流動是錯誤的,難以捕捉資本積累手段的千變萬化。

 在工資問題上,華勒斯坦缺乏從生產領域進行分析,沒有看到資本積累相對剩餘價值的手段,也就是勞動力素質提高、勞動強度增加、生產技術的改良、新機器的採用…等都可以促進勞動生產率。在生態問題上,華勒斯坦缺乏科技發展的觀點,也就是隨著科技發展,克服或降低生態污染的新方法的出現也有可能降低生態環保的污染成本。而關於賦稅問題,雖然的確如同華勒斯坦是政治角力的結果,但不全然是負面效果,他沒看到國家在一些方面的建設有利於資本的積累,例如,基礎建設的健全、普及教育所訓練的高素質勞動力、租稅補貼(對資本家而言,只是左手出右手進)…等。

 在分析資本主義的危機時,華勒斯坦以資本主義世界體系內這三重「世紀趨勢」造成資本無法順利積累,從而造成資本主義的危機。他只看到因為工資、原料成本與賦稅的提高,造成生產成本的提高,從而造成資本利潤的減少,造成資本積累的危機,誤以為是這就是資本主義危機的根源。這種觀點是因為單從流通領域來看資本所導致。那麼相反來說,如果工資、原料成本與賦稅的固定不變,也就是沒有繼續提高的情形下,資本的利潤率是否就不會持續下降,是否就不會造成資本順利積累的危機。

 事實上,平均利潤率趨於下降其實是資本主義的固有的趨勢規律,即使工資、原料成本與賦稅固定不變也無法改變這個下降趨勢,而這是由於資本主義社會中,生產力不斷提高與商品價值不斷降低的矛盾,這與資本家藉由提高生產力來增加利潤的動機相違背。

 馬克思認為:「資本主義生產,隨著可變資本同不變資本相比的日益相對減少,使總資本的有機構成不斷提高,由此產生的直接結果是:在勞動剝削程度不變甚至提高時,剩餘價值率會表現為一個不斷下降的一般利潤率。…因此,一般利潤率日益下降的趨勢,只是勞動的社會生產力日益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下所特有的表現。這並不是說利潤率不能由於別的原因而暫時下降,而是根據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本質證明了一種不言而喻的必然性: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發展中,一般的平均利潤率必然表現為不斷下降的一般利潤率。(資本論卷三,p237)」

 在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中,由於資本家間的競爭機制,使得資本家必須藉由生產力的不斷提高來維持商品的競爭優勢,於是表現為單個資本有機構成的增加是其不變的規律,意即不變資本與可變資本的比率會逐漸的增加,也就是資方會逐漸增加他對於機器、設備、原料、廠房…等不變資本的支出,用現代的語言則是表示「機械化」、「自動化」…等,但是這卻會逐漸減少其所雇用的工人,譬如過去一台機器需要三個工人操作,現在因為新的改良方法,使得一台機器只需要一個工人操作。不變資本在生產過程中只是價值的轉移。不變資本只是藉由生產過程的生產活動將原本預付資本價值中用來購買生產原料、機器或其它相關設備的這部分不變資本的價值”轉移”到商品上,它並不創造價值。只有勞動才能創造價值。原本預付資本價值中用來購買勞動力的這部分可變資本並不進入價值增值過程,但是它所交換的工人所進行的勞動,卻會在生產過程中創造價值,進入價值增值過程的是死勞動所交換的活勞動。但是,現在由於資本有機構成的不斷提高,不斷的減少所雇用的工人,也就不斷減少商品價值。資本的有機構成不斷的提高,表現為生產力不斷的提高。從價值二重性來看,在使用價值方面,生產力的提升表現為同一時間單位內可生產出越來越多的商品,交換價值方面,則由於生產力的提升表現為單個商品價值量的減少,因為花費越來越少的時間生產商品,所以商品的價格越來越便宜。

 因此,平均利潤率趨於下降其實是資本主義的固有的、無法避免的趨勢規律。雖然,會有其它因素會影響平均利潤率趨於下降的規律,譬如,增加勞動剝削程度、降低工資、原料成本降低…,但這些因素只是”減緩” 平均利潤率下降的趨勢,並不會”消除”它,使得平均利潤率下降的趨勢不是以一種絕對的形式表現出來,而是以一種不斷趨於下降的形式表現出來,這也使得一般主流經濟學者誤以為平均利潤率趨於下降只是資本主義外在的其它因素所造成,也就是如同華勒斯坦一樣,將工資、原料成本與賦稅的提高當作是造成平均利潤率下降的原因,而沒有看到即使工資、原料成本與賦稅不變,平均利潤率依然趨於下降。


•砲轟經發會
•工時與工資問題
•反核
•勞動價值理論
•反對WTO專區




感謝環境資訊中心
提供網頁空間